暫無圖片

美國退出TPP后對紡織全球供應鏈有何影響?看亞洲國際論壇上怎么聊

發布時間

|

2017.04.06

2016年中國紡服出口首現兩連降,原因在于主要出口市場經濟復蘇緩慢,外需疲軟;外部環境不穩,影響出口的不確定因素增多;企業生產成本不斷提升,傳統優勢進一步弱化;產業及產品轉移導致我國產品在主要市場份額逐步縮小;人民幣貶值,以美元統計的出口商品價格出現較大幅度下跌。


在此種紡服外貿境遇下,2017中國與亞洲紡織國際論壇于日前如期在上海舉行,此次論壇由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和上海希為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共同主辦,與會專家和學者分別就中國紡織服裝外貿新形勢,特朗普新政對美國紡服業的影響,越南最新投資形式,以及亞洲紡織業的采購與供應鏈管理趨勢等熱點話題展開講解,并與參會嘉賓互動討論。


來自中國、美國、越南、柬埔寨、緬甸、巴基斯坦、埃塞俄比亞、印度、印度尼西亞等20余個國家和地區的300余名從事服裝生產、貿易、研發、零售、品牌、環保安全等相關領域的企業負責人在產業對接環節,積極商洽,悉心交流各自的從業經驗。

來自20余個國家和地區的紡服外貿企業負責人在2017中國與亞洲紡織國際論壇期間積極溝通與交流。


不穩定是新常態

不確定性仍延續


2016年對于全球紡織服裝行業來說是艱難的一年。國際服裝聯盟主席Han Bekke在致辭中開門見山地說道,艱難的主要原因:一是全球宏觀經濟形勢波動,除中國和印度經濟增速超過6%外,傳統市場仍在低位徘徊,行業發展動力不足。二是地緣政治局勢緊張,兩極分化、民粹主義對區域形勢造成一定影響。美國等主要國家貿易保護主義勢力抬頭,特別是美國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談判,使得跨大西洋合作伙伴關系原地徘徊,北美自貿協定面臨重新談判。同時,美國或將大幅提高進口關稅。三是恐怖襲擊等安全問題對旅游和購物造成影響,特別是對歐洲影響巨大。四是行業內部原因,其中包括消費者習慣轉變,市場競爭日趨激烈,盈利困難等。

“不穩定是新常態,不確定性仍將延續。”他認為。


Han Bekke表示,雖然服裝采購逐漸從中國轉移至越南、柬埔寨、孟加拉國,但沒有預期的明顯;而產業投資從印度、中國和土耳其轉移至非洲,還未形成大量出口。


“另外,制造業正向高成本國家回流。例如紡織服裝商業實驗室項目受歐盟地平線2020計劃的資助,旨在改變紡織服裝行業。目標是2025年前將5%的產能轉移回歐洲。不過我認為,產業回流不會對其他國家的生產份額造成太大影響,因為歐洲工廠生產力欠缺,勞動力成本較高。另外,亞洲市場越來越成為重要的國際消費市場,這也成為眾多采購商考慮的因素。”他進一步指出。


美國時尚產業協會會長Julia K. Hughes對此非常認同,她分析道:”目前,52%的美國服裝采購商從10個以上的國家進行服裝采購,亞洲占有主要份額;美國服裝采購商從美國國內采購的商品不到10%。”


麥肯錫公司預測,中國中高端消費者的數量將在未來10年增長1.41億,在2025年將達到2.47億,占全球比例的28%。這意味著中國紡織服裝消費市場增長潛力巨大。

2016年,中國在線商品和服務零售額為5155.6億元,同比增長26.2%。其中,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為4194.4億元,增長25.6%。占消費品零售總額12.6%的實體店,以及服裝等網上零售額分別上升28.5%和28.8%。中國本土消費市場的持續增長,使得本土采購的比重并未明顯下降。


另外,越南棉紡協會會長、越南紡織品服裝協會副秘書長Nguyen Van Tuan在論壇中補充道:“服裝加工業的快速增長造成了供應鏈的不平衡,導致面料生產環節(包括織造、針織、印染和后整理)形成瓶頸,使得越南嚴重依賴面料進口(每年進口65億平方米,相當于總需求的75%)。”


他進一步指出,越南近年來吸引外資速度劇增,2014年至2016年年中,越南吸引了83億美元的外資,兩年半時間吸引的外資相當于過去14年的總和。其中較大的投資有韓國曉星、寧波申洲、香港晶苑等。這些投資主要有以下特點:一是大企業投資;二是投資規模較大且分為若干期;三是投資主要方向為面料生產;四是主要投資目的是在越南建立大企業,形成自身完整的一體化供應鏈。目前,這些投資的第一期工程已經基本完成。調查顯示,如果不實施TPP或其他替代的自貿協定,下一期投資將很可能停頓。


國際營銷體系漸趨豐滿

“中國+周邊”布局成氣候

東南亞各國紡織服裝業的發展十分引人注目。近幾年盡管也被最低工資法令、生產安全隱患、基礎設施建設等問題所困擾,但是東南亞各國已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國際品牌商參與采購。


面對歐美市場,中國與東盟國家,尤其是越南的競爭依然激烈。中國仍是美國紡織服裝行業最主要的供應商,越南產品在美國市場的份額正在持續增長。


在亞洲,越南、柬埔寨孟加拉國印尼先后成為國際服裝品牌代工基地,而越南正以最突出的地區環境優勢脫穎而出。


在這些國家中,越南的地區環境明顯優于其他幾國。越南電力充足,水資源豐富,政治穩定,人員素質相對較高,制衣工的效率大概是中國的70%至80%,遠高于其他幾個國家。越南紡織服裝行業吸收了約200萬個勞動力,紡織服裝已成為越南最大的出口產品。


不過目前,越南在原材料方面有270萬噸的投資缺口,紡紗業需要1070萬紗錠的投資,面料生產方面仍有91.5億平方米的投資缺口。為支持本土制造商的發展,越南政府啟動了“越南紡織村”模式。


另外,當前,更多的國際企業在生產和銷售方面選擇所謂的“中國+周邊”布局,把采購產業鏈覆蓋到整個東南亞乃至非洲。


與此同時,中國作為全球紡織業最主要參與者,相關產業鏈發展也較為完備。由于受經濟增速放緩,結構轉型,勞動力價格上漲,原材料價格波動等一系列發展陣痛問題影響,中國紡織業在面臨挑戰的同時也站在了未來發展機遇的十字路口。為應對國際市場采購形勢的變化,中國企業積極“走出去”,布局全球。


“中國紡織服裝外貿新形勢有一種新趨向,就是國際營銷體系建設步伐明顯加快,新興貿易方式表現活躍。特別是在近幾年,企業通過設立海外辦事處、研發中心、直營店及并購國外品牌等方式,迅速拓寬銷售渠道。”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副會長張錫安在主旨發言中分析了當前企業“走出去”的4種形式。


一是設立海外辦事處或收購當地貿易批發企業。招聘當地營銷人才,搭建接單平臺,直接從大型賣場、百貨公司以及品牌連鎖店等渠道承接第一手訂單。二是在海外設立產品設計研發中心和展示中心。聘請當地專業設計團隊,整合海外設計資源,加強款式設計,緊跟時尚前沿,捕捉市場機會,配合相應的營銷團隊,將產品打入最終的零售渠道。如迪尚集團在英國設立研發中心等。三是投資并購或參股國外成熟品牌、或在海外注冊推廣自有品牌。例如,江蘇云蝠先后在美國收購或注冊了6個女裝品牌,在美國有200多名員工負責設計研發和銷售,其年出口額70%以上為自有品牌出口。四是一些已在中國市場取得成功的品牌進軍國際市場。在國外通過開設直營專賣店或進駐百貨商店等方式開展國際化經營,如上海絲綢集團旗下的LILY、江南布衣等女裝品牌,以及李寧、361度、特步等運動品牌。


業內分析人士認為,面對出口下行壓力,企業轉型升級的內生動力逐步增強,“走出去”的步伐將越來越穩健。近些年,外貿出口企業積極研發設計,提升行業整合和增值服務能力,做出色的供應鏈管理者。


比如,海聆夢公司除自建5個織造和縫制工廠外,還發展了30多家配套織造和印染廠為合作工廠,形成了穩定的產業化供應基地,在客戶中建立了良好的信譽和口碑。江蘇國泰集團為品牌商、大客戶量身打造個性化服務,將辦事處、樣品間和接單中心設到國外大客戶的樓下,讓品牌商足不出戶就能享受到優質的服務。一些行業龍頭骨干企業跨國布局原料加工生產,建設棉花羊毛、化纖等境外原料基地,穩定了生產所需的原料供應。

(來源:《中國紡織報》)

内蒙古时时彩玩法介绍及奖金